黄奇帆,用15年改变重庆

  • 时间:
  • 浏览:0

作者:王不易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2016年12月30日,黄奇帆由重庆市长任上退下来,那日做报告时,他流下了泪水。




黄奇帆在重庆干了15年,用他自己的话说,早已“像黄桷树一样扎根重庆”。在任上时,黄奇帆就是“网红市长”,围绕他总有无尽的话题,退下来后,黄奇帆的去向也倍受关注。最终,他去了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任副理事长。




而他身后的重庆,正迎来一个没有黄奇帆的时代。










黄奇帆的政途,聚光灯总打在他在重庆的那15年。事实上,黄奇帆在上海待了33年,那才是黄奇帆之所以为黄奇帆的关键。




1986年至1990年,黄奇帆在上海市经济信息中心当主任。1990年4月,他调任浦东开发办任副主任,选定他的是时任上海市市长朱镕基。上任的第一个任务是:将中央关于浦东开发开放的十条政策形成具体的落实文件。




他牵头弄了两个月。这十条政策在当时是件烧脑的大事,中央有关部委、各兄弟省都没干过,也没相关文件。比如建设保税区,涉及区内免关税、免许可证;比如外资办银行、保险、财务公司,设立证券交易所以及土地批租的具体规则。在浦东这块实验地上,黄奇帆一行人就如同垦荒者。




条条框框搭建好后,朱镕基又下了一项任务:找钱。




“起步的头三年要有气势地启动建设,至少需要各投入100亿人民币以上,长远看要投入100亿元美元以上,但市政府没钱,我只能给你们每个区3000万元开办费,实际开发的资金筹措,请你们浦东新区自行想办法。”朱镕基说。




牵头做筹资方案的还是黄奇帆。他提了个三管齐下的法子:一是在土地使用权转让中找钱;二是通过招商引资成立股份制开发公司找钱;三是利用浦东新区开办证券交易所的政策,让企业上市融资。




陆家嘴、金桥、外高桥三大开发区用的都是这一套方案。1990年9月,陆家嘴、金桥、外高桥三大公司成立,1992年启动上市,到2000年,三大公司都成了实际投资七八百亿元、资产规模上千亿元的公司。




浦东经验为黄奇帆主政重庆打下了基础。




黄奇帆最早在上海焦化厂干过十几年,做到了副厂长。从焦化厂出来后,他才算正式踏入政坛,开始站在更高的角度,参与宏观经济管理。




黄奇帆被朱镕基点将时才38岁,学历并不高,但历史的浪潮将这位能吏推到了他的位置上,而他接住了这个任务。接触过黄奇帆的人,都对他有这样的印象:肯学。他的许多理论知识,都是从实操中学回来的。这或许是他学历不高,却能成事的原因——一个与改革现状共同进步的学者型官员。后他又任上海市委副秘书长,分管经济,一干7年,与经济二字牵绊更深。




落实上海证券交易所条例、浦东开发开放十条政策,建立上海药品交易所,筹建上海钻石交易所……从黄奇帆的上海从政脉络中,能找到那条埋在暗处、延伸向重庆的线。










黄奇帆到重庆的第一天,在机场碰上了当时的财政部长项怀诚。项跟他说,祝贺你到重庆去,重庆财政是个破产财政,你去了你可要当心。[2]




那是2001年,重庆已直辖4年,但财政一年只有一百多亿收入,政府负债400多亿,处于破产边缘。




黄奇帆对项怀诚说:“你是财政部长大人,以后对重庆多帮忙。”[2]




在重庆任副市长8年、市长7年,黄奇帆将他积累的资源与知识都落地在了重庆。




黄奇帆到重庆后,以“大嘴市长”而闻名。他常公开发表股评,民间流传着各种他的经济论断,他与经济学家郎咸平辩论国企改革,建议炸掉南京长江大桥、为万吨货轮直达重庆开路,公开批P2P像开赌场。董明珠说跟他说话自己根本插不上嘴,经济学家张五常说他能毫不停歇地一个人说4个小时。他好评论、好论断、敢作敢为,与传统官员形象毫不相同。




这样的黄奇帆和他主政的重庆一起,成为21世纪初城市发展与改革的一个奇妙现象。




黄奇帆刚到重庆时,政府手中没地,九成土地都在开发商手里。政府想建办公楼,都得去开发商手里买地。2002年,刚上任一年的黄奇帆开始搞土地储备,将土地一级市场的经营权限收回来。他是有经验的,浦东土地储备就由他主导。




土地储备,是黄奇帆后续一系列改革的根基。当时储备了40多万亩地,2013年黄奇帆接受采访时说,“十年用了20万亩,每亩赚200万,这就4000亿,扣掉征地本身的成本,有两三千亿的额外收入,就抵销了重庆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的大部分开支”。[3]




在此基础上,黄奇帆成立了“八大投”(重庆城投公司、高发公司、高投公司、地产集团、建投公司、开投公司、水务控股和水投公司)、渝富公司,将原本捉襟见肘的重庆财政盘活。一个原本负债400多亿的市政府,黄奇帆来了之后,在地方债安全线之下,10年投入了6000亿进行基础设施建设。




黄奇帆将“八大投”和渝富公司形容为“第三财政”,是重庆改革的钱袋子。




黄奇帆还在重庆搞了地票制度。那是2008年,房价上扬。农民进城后把农村建设性用地转化为耕地,形成“地票”,拿到土地交易所交易,获得地票者可以在重庆市域内申请将符合城乡总体规划和土地利用规划的农用地征转为国有建设用地。这一番腾挪,农民手中有了钱,城市建设有了地。




这些都是重庆稳定房价的奥秘。另一个奥秘是黄奇帆主导的公租房制度。




电影《三峡好人》




在资本运作上,黄奇帆也颇具天赋。早在1998年任上海市体改委副主任时,他就主导了资本市场第一起上市公司“净壳”收购案——上海房地产集团收购嘉丰股份。




到重庆后,黄奇帆继续展现这种天赋,除了成立“八大投”、渝富公司,他通过增资扩股、债务重组、引资上市,主导重组了西南证券、重庆市商业银行、重庆国际信托公司、三峡银行和重庆农商行5家金融机构。这就是他流传颇广的“龙虾三吃”理论。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郑新立曾说,上海给重庆的一大贡献就是送来了一个资本市长黄奇帆。




但有一样东西黄奇帆不碰——P2P。黄奇帆早在2013年就严控P2P,不搞P2P招商,是他的招商原则之一。后来P2P暴雷,重庆未受影响。










黄奇帆在重庆招商引资的故事,也流传甚广。




2008年金融危机,电子产品、机械加工产品、化工品市场都不景气,唯有笔记本电脑仍保持着20%的年增长。黄奇帆看到了这个机会。




2008年5月,黄奇帆带着招商团队到了惠普美国总部。惠普是当时笔记本电脑最大的制造商,黄奇帆想争取这个巨头落地重庆。当时内陆地区尚不存在电子产业,并不具备招商优势。他用来吸引惠普的点是:如果能将3000万台电脑的生产订单转移到重庆,就保证两年内配套1000家零部件厂,形成产业链集群,降低它的物流成本。




2009年2月,黄奇帆又去了台湾,去找笔电零部件最大制造商富士康的老总郭台铭。他和郭台铭十几年前在浦东相识,郭给了他半个小时的接待时间。




黄奇帆跟郭台铭说:“我跟惠普有几千万台电脑要加工,它可以拿出一部分单子让你来做整机,但你得把零部件也给我一起带过去,垂直整合一体化。”




郭台铭一听就高兴了,立刻叫来4个副总裁、10个部长参会,会一开就是3个半小时。




但其实当时黄奇帆并未和惠普签约,只是口头承诺。他后来接受采访时说,这就是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我要把两边互动起来,当然这边要承诺一下,那边要承诺一下,最后两边都承诺了,我就成功了”。




2009年8月,富士康与重庆正式签约。




富士康的入驻,也带来了其他电脑零部件生产商。两年内,重庆拥有了1000多家电脑零部件厂商,相继吸引了除惠普外其他六七家世界知名品牌电脑厂商,产量占全球电脑生产总量的1/3。




电影《日照重庆》




重庆每年生产6000万台电脑、2亿部手机,需要大量的液晶面板。2014年,黄奇帆又主导引进液晶面板生产企业京东方。




当时的京东方缺钱,黄奇帆承诺助其筹资:京东方定向增发100亿股股票,重庆企业买入,实现200亿元投资,再向银行贷款140亿元,共筹资340亿元。京东方股票由每股2元多涨到每股4.5元时,重庆企业抛出,收回200亿元,另外的250亿元继续投资京东方。




黄奇帆还打通了由重庆到欧洲的“渝新欧”国际运输通道、争取到了重庆离岸金融结算业务、申请了一类口岸和保税区,为产业链的通畅运转打通所有关节。










其实黄奇帆这些年在重庆做的事,从未脱离最初他在浦东时朱镕基下达的两项要求:画蓝图 找钱。




以市长的身份调动资源、做顶层设计,用经济头脑找钱、转活资本,最终将纸上的,落在地上。




会搞经济的市长不多,2016年底,64岁的黄奇帆退休,没有了黄奇帆的重庆被放在了媒体的热锅上:房价会反弹吗?重庆模式还可持续吗?




重庆已经开启了下一段故事。故事里没有了黄奇帆。




参考资料:


[1].《浦东开发:一盘大棋中的重要一步》,作者:黄奇帆。


[2].《黄奇帆:跟郭台铭谈过 不把宿舍区搞成兵营》,凤凰卫视《问答神州》,嘉宾黄奇帆。


[3].《重庆土地生意》, 记者:邓全伦,时代周报。


[4].《黄奇帆 用重组改造世界的践行者》,《中国证券报》。


[5].《结构性改革:中国经济的问题与对策》,作者:黄奇帆。




* 题图购买于视觉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