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和亲番邦的宁国公主,半世为妾婚姻凄惨

  • 时间:
  • 浏览:5

  历史是一条长河,它奔流向前,无止无息。今天趣历史小编为您讲述宁国公主的故事。

  乾元元年秋,寒风萧瑟,长安城外一支庞大的送亲队伍此刻正缓缓地向北而行着,端坐在红色帐撵之中的新娘,是唐肃宗的幼女宁国公主,而这支送亲队伍的目的地则是——北地色楞格河畔的回纥汗城。

  唐代时期,和亲现象其实并不少见,但与昔日太宗时期文成公主等人不同,宁国公主可是自大唐立国以来,头一位和亲番邦的真公主。

  天子之女,自然不是谁想娶就能娶得到的。

  若不是回纥军协助朝廷平剿安史叛军、收复两京立下大功,唐肃宗是真舍不得将自己亲闺女嫁过去,但为了拉拢回纥,也不得不下血本了。

  抱着对女儿的无限歉意,为了不让自己的女儿在塞外感到孤单、寂寞,唐肃宗不仅为宁国公主筹备了许多长安的美食、好玩的物件,而且还扩充了女儿的陪嫁队伍,在这支陪嫁队伍之中,不仅有公主的贴身侍女、宦官,而且还有一位和公主年龄相仿的女孩儿——荣王李琬的女儿。

  作为荣王之女,尊为县主,倘若没有这次和亲使命的话,这个女孩儿未来的夫君应当是一位俊朗的官员或是一位有为的武将,然而一纸诏书传来,她只能收拾好行装,成为公主的陪嫁之人,随着公主一道嫁给那个从来没有谋过面的男人——回纥可汗,既然天子之女为妻,那自己便只能为妾。

  这个女孩儿,在历史上没有留下名字,如同一道影子,辞别了家人,默默地随着宁国公主,走入了茫茫的草原,忐忑地迎接着那个未知的命运。

  01独自一人,留在异域

  与壮丽的长安城不同,灰褐色的单于汗城显得简陋了许多,这里没有东西市繁华的街景,也没有曲江池的秀丽景色,毡帐、牛羊粪便到处都是,宁国公主看着外面的景像,咬紧了嘴唇,出发前已经有了心里准备,可是踏入这异域之中,还是被这里的风土人情给震撼了,她看了看一旁呆坐的荣王女,对方也是一脸惆怅。

  “忍吧,百忍可成金。”宁国公主低声说着。“还能有什么比这还糟糕的呢?”

  让她们没有料到的是,还真有,当公主和王女进入单于可汗府内之时,那个坐在王座上的男人,看起来已经可以成为自己的爷爷了。

  年过半百的葛勒可汗看着面前的这两位年轻的女人,脸上笑开了花。

  这就是命,荣王女低下了头,她感到自己的青春还没有开始绽放,便已经开始枯萎了。

  八个月后,葛勒可汗在征服萨彦岭部的庆功大会之上去世,刚嫁过来不久的公主和王女失去了丈夫。

  对于中原王朝来说,她们可以孀居,宁国公主在此之前已经死了两任丈夫,对于丧夫她倒并不陌生,然而令其惊恐的是,回纥方面的风俗,可敦应该殉葬。

  老娘是来和亲拉关系的,你们要是敢殉了我,我爹不得拼命呀,为了活命,宁国公主据理力争,最终用当众毁容的方法为可汗哭丧,算是免除了殉葬的厄运。

  人怜汉公主,生得渡河归。

  最终,在唐使的斡旋之下,宁国公主得以回国,然而荣王女却被即位的牟羽可汗留了下来。

  你走可以,但总得留一个吧?

  宁国公主看了荣王女一眼,低下头,然后踏上了归国的路程,而草原之上的那个王女,看着那一行车队,心痛不已,自己当初跟着来了,如今却被遗弃在了这里,孤身异域,这种感觉,太难受了。

  荣王女留了下来,作为宁国公主的替身,她被回纥人私下称为小宁国公主,虽然被称为公主,但她依旧只是一个影子,一个妾。

  因为,牟羽可汗已经有可敦了。

  02茫茫北地,南望皇都

  牟羽可汗在太子之时,就已经取了唐朝大臣仆固怀恩之女为妻,即位之后便立为光亲可敦,而小宁国公主虽然贵为王女,却只能位列妾室。

  不过,这段时间,她倒反而觉得有了盼头,因为,她怀孕了,而且一连生了两个儿子,这让一直无子的牟羽可汗感到了分外欣慰,因此对待小宁国公主也愈发好了,眼看着光亲可敦的身体愈发不好,牟羽可汗私下应许着小宁国公主,以后一定扶立你为可敦。

  然而光亲可敦殁后,牟羽可汗却没有立小宁国公主为可敦,反而迎娶了仆固怀恩的另一个女儿——崇徽公主,比起荣王,那个手控重病的唐廷王将,对回纥才是最重要的。

  为了政治,牟羽可汗再次委屈了小宁国公主。

  没有可敦的尊荣,但至少我有儿子,小宁国公主看着渐渐长大的两个儿子,期盼地想着。

  然而,命运却再次展露出其残酷的一面,牟羽可汗被堂兄莫贺达干所刺杀,身上血迹未干的莫贺达干闯入了王帐,将小宁国公主的两个孩子拉出帐外处决,那一刻,小宁国公主的心彻底死了。

  茫茫的草原,没有一个亲人,自己这么多年在这里为了什么呢?悲哀的小宁国公主一个人孤零零地呆在王帐内,直到看到走入帐中,那群捧着可敦服饰的侍从们,按照回纥的风俗,自己又要嫁给那个刚刚杀死自己孩子的男人了。

  小宁国公主拒绝了,她走出帐外,一个人走到了很远的地方,在那里孤独地居住下来,此刻她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也许死亡,才是对自己最真诚的帮助吧。

  为了改善和唐朝的关系,莫贺达干没有为难小宁国公主,他让人依旧伺候这位唐朝女人,而且不久,唐朝又送来了一位天子之女——咸安公主(唐德宗的女儿)。

  03无言的哀悼

  贞元七年,这个独居在回纥、被遗忘了三十多年的女人,在一个寒雪之夜病殁了,回纥人为其举行了简单的葬礼,安葬了这个苦命的女人。

  消息被唐使带回了长安,得到消息的唐德宗沉默了许久,三十三年,从青丝到白发,这个王女一直呆在北地,虽然她所在之时,回纥牟羽可汗与大唐屡开战端,她没能阻止夫君与唐交恶,但这个女人依然值得尊重。

  第二天,朝廷传出消息,为荣王女薨,废朝三日,以示哀悼。

  虽然没有追封,但最终朝廷还是献上了最诚挚的敬意,红颜归寂,愿芳魂能够最终回到故里,回到她父母所在的那片土地。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